茂名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离更 第四十九章 叶雨为奴屈身受苦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7:07 编辑:笔名

离更 第四十九章 叶雨为奴屈身受苦

曾经的一切由于过的太匆匆,叶雨几乎忘却了自己为什么而活,而这一次却变的豁然开朗,不再是那模糊的母亲也不是自己所谓的挚爱更不是所谓的王业,天下于自己何干,万灵又有什么可以值得自己所保护的!其实一切都是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罢了,自己唯一可以拥有的还是自己。渐渐的叶雨的记忆和思想开始变化着,渐渐的屈服于那道白光,内心开始了挣扎,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那个该死的玄屈是什么鬼?自己到底向往什么

?叶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渐渐的抽离,渐渐的迷失,就在即将面临崩溃时一道白光再度闪过,叶雨面前又恢复了平静。

高空中玄屈望着叶雨不由的笑道︰“哈哈哈,居然你还有意识,难得真难得,让我玄屈探魂而依旧还有意识的人绝不简单,我纵观你所有的一切如同雾里看花,我本天庭本源下的最强之道,可谓是世间能抵御我混沌流锁的人用手指都能点清,可是要能有你这样既抵御住我探魂又不昏迷的却是第一个,可惜了,可惜了,枉费了我一番功夫呀!看来你是要死了,也许冥王也不会收你了,安息吧臭虫。”一道红光如流星般的闪过,叶雨昏迷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雨从浑噩中醒来,看到一张比较干净的床,天花板看上去依稀可以算是豪华的住所,床边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倩影依旧在那里用一副高高在上的眼神看着自己,她的眼角闪过一丝担心,那是她在关心他吗?她看着他醒了不由的大叫道:“奴隶!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私人财产,你居然会让那个可恶的家伙伤到,你居然敢罢工五天,好了现在你开始工作了,为你的主人去挖矿,还有就是无休止的工作直到三百年后你就可以休息了!”那让叶雨作呕的家伙居然还要自己去挖矿,还是三百年,这真是比周扒皮还狠,自己看上去就是个浮屠层次的家伙,浮屠就五百岁呀!她居然要自己大半辈子为她赚钱,自己成为了她私人的小金库?!命运却是如此的不该呀。

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命,自己纵然是前朝皇尊在这不过是一个小公主的小金库提取员,奴隶劳徒。叶雨不会再和那些所谓的屈辱和悔恨再有任何的瓜葛,有的就是无尽的疲惫,永恒的痛苦,无尽的皮鞭抽打着没落的灵魂,自己已然麻木了,在金矿中自己就是颗不知疲倦的疯子,锄头一点点的挖着,汗水止不住的流。忽然一片寂静后一切都变得异常混乱,矿坑塌了,无数的苦力不断的向空间狭小的矿口涌出,顿时间喊声连起,铁锹互相撞击声,无尽呐喊声,山石滚落声,哭闹声;顷刻间无数杂乱声此起彼伏,矿道上的贵族们开始不停的向地底运功,将还好的矿洞又震得摇摇欲坠,这更让无数的苦力不由的更加深了心中的恐惧和对生的渴望;有些人开始麻木站在原地任由其他人疯狂的挤压着,有些人开始变得极其疯狂不断的向周边的人蓄意攻击完全失去理智,还有些却是疯狂的向着狭小的最后的空间拼命的向外冲着;唯有一个人平心静气的盘坐在地上。

云是寂静的,也是活泼的,此刻叶雨的心已经平静如一滩死水,眼中不再有迷离,全权是毅力俨然,不再有复国梦想也不再有万尊之气,心中被无尽的解脱带来的轻松填满,不再彷徨不再迷茫,眼角唯独一颗炙热的泪划过脸庞,不知是喜还是悲,望着前方哭号着拼命挣扎的人们就像是无尽的快乐,叶雨笑了笑得那般的凄凉,从来不曾流泪的祖皇仙人,如今却是哭笑着发泄所有的一切,过往一切一切都回荡在脑海里,父亲那慈祥的眼望着地上的自己,那温柔的眸子望着襁褓中的孩子;看到孟佳那充满惋惜的眼睛带着无尽的不忍与惜别;看着叶辛离自己越来越远,至今不曾回来。最不能直视却是那张百看不厌的美丽面庞,她是多么的高雅独傲,她细心的照顾自己,她多么的爱惜自己,最后却在自己面前痛苦而显得难以置信,她迷茫的眼神中带着恨,恨中又是决绝,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她最爱的人杀了,当时的他已然入魔,虽然一切都并非他的错可是她又有什么错,一切都是天意弄人。如今他终于知道什么是罪有应得,这就是罪有应得,他一界之尊沦为奴隶,他满身的高贵转瞬变成落寞苦人,他忘却不了心中的隐痛,他在心中呐喊痛苦,却是不能发泄出来的,可是今天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既然是亡国奴,既然是阶下囚,就一切都是无所谓了,他哭了哭的是那般的痛彻心扉,他笑了笑的是那般的凄凄凉凉。

隔梦醒来,他却是安躺在火海旁,望着痛苦的人们在火海中挣扎,而自己满身的火伤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痛,仿佛那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楚雨凄清如甘露一般的滋养着大地,它们是活泼的却也是不幸的毫无准备的化为雾气,火势成龙飞过塌陷的地表,雨滴如绳却困不住那迷茫的火龙,霎时间远处传来的哭喊声,有小孩的惊呼,有女人的惨叫,有魔兽不安的嘶吼,有贵族们的奸笑,一切都是那般的诡异。唯独叶雨依旧,在火海中平静的看着慢慢消失的身体,就在命运开始回归本源时刻,一道混沌天光让叶雨满身白光,那狰狞的火龙瞬间湮灭,无数支离破碎的建筑瞬间恢复本来的面目,一切如同伊始,恍如隔世。

所有的一切都让所谓的贵族瞠目结舌,肖梦云诧异的望着面前这个少年,那个文弱的少年,那个满目疮痍的跛脚中年,如今却是一位英俊的少年,她被他迷住了,傻傻的望着他,嘴角不由的一丝傻笑,她眼中的不安依旧,可是依旧盯着他看,嘴上却一直在念叨:“那头笨猪去哪了,还是我奴隶怎么一下就不见了,害我又要去找他,那个家伙究竟在想什么,昨天听出来的人说他一动不动的呆着原地,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叶雨好笑,心中却是一丝暖意涌上心头;面前这个凶巴巴的女人在担心他吗?这个自以为是的高贵公主在担心她吗?可是为什么呢?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他们之间不曾有过什么,可是一切都像是久别的故人。

叶雨喃喃道:“笨丫头,我就在你面前呀!怎么,你还想要我没日没夜的为你工作?要不是今天我命大,不然早就被你们整死了,你这个笨蛋,还说是我主人,我看就是以后我赢了你成为你的主人,我都不会收你了。”肖梦云更加瞠目结舌的望着面前英俊的少年,不由的望着他脸角淡淡的疤痕,和腿边细细的锁影,不由的惊呼:“你,你!你居然会变的怎么帅,怎么可能,你个笨奴隶居然会有这么帅的样子,难道是我捡到宝了,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叶雨望着她不语,倒是旁边的叶俊看傻了,大大咧咧的上前左看看右看看,却看不出他就是那个颓废的跛脚中年,却像是自己最亲近的长辈。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费用高么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好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能用医保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治什么好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看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