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至尊神武 第三百六十三章 流沙隐秘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1:50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三百六十三章 流沙隐秘

老者的话更让陈恒二人心升疑惑,既然明知道他们是修者,却还要劝着他们离去,这个地方,肯定是出了什么不同寻常的状况。

陈恒看向沈灵霜,发现她虽然面色依旧平静,但内心深处隐隐有着一丝怒意,这并非是针对老者,而是针对那未知的危险。

于是,陈恒又向着老者拱了拱手,微笑道:“老丈,我们俩初下山门,比较好管闲事,如果看到这里的情况后不做diǎn什么,日后怕是会坐立不安,如果方便的话,您就与我们説説吧。就算最后帮不上忙,您也当倾诉一下也就是了。您可以放心,我们口风都很严实。”

老者其实也知道陈恒是好意,当即轻叹道:“也罢,既然你们想知道,老朽就告诉你们,不过听完之后,还是尽快离开吧。”

之后,他也不再隐瞒,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

“这里大大xiǎoxiǎo有三十余个村落,统称为流沙郡。流沙郡人民向来自食其力,自己有农耕,果林,畜牧,渔殖,靠着郡外数里处的流沙河,各种养殖业倒算盛产丰富。”

“据説,流沙河内有河伯,乃是庇护流沙郡的仙神,我们之所以能过得那么富足,也是因为他的存在,所以每年我们都会进行一次盛大的祭典,来年收获就会更加丰厚。”

听到这里,陈恒突然皱起了眉头,他们本身就是修炼者,哪会相信什么仙神之説。

如果流沙河内真有所谓的河伯存在,最大的可能就是妖孽作祟,只是在进村之前,陈恒明显没感觉到任何妖气,这河伯难道真是仙神下凡?

那老者明显是看出了陈恒二人的疑惑,便开口解释道:“你们莫要不信,以前也有人怀疑河伯真伪,祭典的时候没去参与。那一年,原本各种养殖业正蒸蒸日上,却因为那一部份人的怀疑,突然就闹荒了,最后不但颗粒无收,还险些连累了整个流沙郡。”

老者的话,让陈恒眉头皱得更深了,与沈灵霜对视一眼,心中多少明白了一些。

看样子眼前这水灾,或许就跟那河伯有关了。

果然,而后便听老者继续道:“祭典一事,我们全当是交税了,至少比其它地方完全靠天运强得多。只是不久前,河伯突然现身,説是要娶亲,让流沙郡挑出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给他,如果不交,他就要发大水把整个流沙郡给淹了,到时不但所有收获全部毁于一旦,连我们个人财产都要受到损害。”

果然!

陈恒内心暗暗叹息一声,疑问道:“你们就直接拒绝了?”

到得此时,陈恒已经可以确认,那个河伯肯定是邪魔歪道,心性邪恶的修炼者。

老者微微苦笑一声,道:“我们哪敢啊!就算他不用流沙郡来威胁,我们也斗不过他呀!”

“你们交了?”

一直未曾开口的沈灵霜,此时身上却是忽然露出一丝煞气,气势喷薄而出,吓了那老者一跳。

若非陈恒适时挡下了沈灵霜的气势,老者怕是就要直接掉进水里了。

陈恒本想埋怨沈灵霜几句

,但见她面冷如霜,内心暗暗叹息,也只是打了个眼色而意,并未开口。

其实沈灵霜也是一时气愤,回过神来,虽然依旧面色冰冷,却还是将气势收了回去,别开头去。

陈恒微微苦笑,又转头看向老者,安抚道:“老丈莫要见怪,您接着説!”

老者心有余悸地看了沈灵霜一眼,好半会儿之后才定下神来,缓缓道:“其实我们也是没办法,更何况,能够成为河伯的妻子,那也不算是坏事,没准那一家还能连带着受到荫泽。所以,经过商量之后,最终定下的,正是石博家的闺女,石秀兰。”

此时陈恒也明白为何刚才那中年人石博为什么会那副模样了,不过又皱眉道:“既然你们已经商量好了,那河伯为什么还要发大水?”

老者苦叹道:“我们是商量好了,河伯也同意了,可是石博不同意啊!秀兰今年只有十四岁,他爱女若子,也只有这么一个闺女,当面就拒绝了,所以河伯一怒之下,就……”

沈灵霜冷哼一声,“活该!”

老者讪讪一笑,也不敢反驳,倒是陈恒有些无奈道:“老丈,您莫在意,沈姑娘心直口快,其实没什么恶意的。”

老者挥了挥手,轻叹道:“其实这事也真怪我们,当初如果先跟石博商量过,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这一地步。”

“那当时你们为何不再选一个?”

陈恒话刚出口,瞬间感觉到两道冷芒如刀锋般扎在后心之上,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回过头来,正好见到沈灵霜瞪了他一眼,那目光似乎在説“你也不是好东西”。

陈恒摸了摸鼻子,其实他也就是奇怪,随口一问,倒真没那个意思,所以只能暂时先将沈灵霜的目光无视了。

听到陈恒的问话,老者又是苦笑道:“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呀,也当面跟河伯説过了,但他在见了秀兰之后,执意不敢交换,就只要秀兰一个,石博一怒之下才与他发生了冲突。”

时至此刻,前因后果都已经完全弄清楚了,所谓河伯,不管是什么身份,此前一直庇护流沙郡,虽説是为了一些祭品,但怎么也算功德一件。

但后来如此强横,显然不是正道人所为,一通大水发过来,损坏的财物就不説了,肯定也有不少人因此丧命,过大于功,天道不容。

陈恒微微叹息一声,对老者道:“老丈,容我説句不客气的话,此事你们做得也太糊涂了。秀兰姑娘躯躯**之身,一旦进了水府还能活命?我看那河伯也是没安好心,娶亲只是一个借口,不管最后你们同意还是不同意,这大水总有理由发出来的。”

“怎么会这样?”

听到陈恒的话,老者立马就紧张起来了,他们对河伯向来视若神明,若非这次大水,陈恒敢説这话马上就要遭到群体围攻。

不过到了此时,老者想法也早就变了,稍稍一想也知道陈恒説的没准是事实。

“去流沙河!”

陈恒还在斟酌着此事的处理方法,沈灵霜却是直接转身,便欲向流沙河的方向飞去。

“等等!沈姑娘莫急!”

沈灵霜回过头来,柳眉微蹙,道:“你怕了?”

陈恒无奈地摊了摊手,道:“你觉得可能么?”

以他的身份,他的实力,又岂会怕了区区一个河伯,沈灵霜眼神也柔化了一些。

“我只是觉得,在没有弄清楚对方能力之前,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你想想,就算我们实力比他强,也能够杀得了他,但一番大战之下,河水翻滚,这流沙郡怕是要保不住了。”

陈恒一番话,顿时让沈灵霜冷静下来,皱眉道:“那你説该怎么办?”

陈恒轻叹道:“那河伯就算是水属性的修者,能够引发一河之力,扩及数十里,其修为比起我们怕也是只强不弱,此事还得再好好斟酌。”

而后,他又回过头来,看向那老者,説道:“老丈,您能否带我们去见一见秀兰姑娘?”

老者一直在观察着陈恒与沈灵霜,虽然起初并不相信他们真的能够跟河伯抗衡,但见陈恒将河伯之事分析得头头是道,却依旧没有畏惧之心,显然是有所凭借的。

陈恒二人已经表明了要对付河伯,而且还肯顾及流沙郡,顿时让老者升起一丝希望。

发生了现在的事情之后,流沙郡的人也都想通了,要过日子,靠的只能是自己。

虽然这次或许交出秀兰,就能够保持一段时间的安定,但下次河伯要是再有非礼的要求呢?

于是,老者忙不迭地应承下来,给陈恒二人带路,只希望他们真的能够对付得了河伯,还流沙郡一个安稳之地。

“沈姑娘,这件事怕还要你多出diǎn力!”

见陈恒提议去见石秀兰,沈灵霜却是微微愣了一下,不明白陈恒的意思。

石秀兰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女,而且只有十四岁,对河伯肯定不如这老者知道的清楚,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不过陈恒却没有解释的意思,二人踏上屋dǐng,随着老者向刚才石博离去的方向走去。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地方在哪
北京国仁医院专家出诊表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是哪级医院
北京国仁医院在线专家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在哪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