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我也有梦动荡国家运动员的奥运征程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4:03 编辑:笔名

  “我也有梦”——动荡国家运动员的奥运征程

  作为全人类的体育盛事,奥运会上不仅是运动员争金夺银的赛场,也是各国运动员展示国家形象的最好平台。当人们将鲜花和掌声送给领奖台上的英雄们时,也不应忘记来自动荡国家的“匆匆过客”。

  由于国内动荡不断,这些运动员或远离祖国独自训练,或在危险的街道中穿梭往返。他们同样是怀揣奥运梦想的年轻人,他们同样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最好践行者。

  叙利亚:“希望祖国再无人流血”

  叙利亚代表团无疑是本届奥运会上备受瞩目的代表团之一,他们抵达伦敦时,引来各路媒体竞相报道。此次,叙利亚派出了一支由19人组成的代表团,代表团团长哈亚塔曾表示,“我们希望重塑叙利亚的形象,给全世界展示一个与电视画面上不同的叙利亚。”

  18岁的巴彦 胡马赫是一名游泳运动员,她没有进入女子100米自由泳的决赛。虽然巴彦的家乡阿勒颇正在饱受战乱袭扰,但她并不愿意过多提起叙国内的局势。她说:“我尽量不去想这些,我只想游得好一点。”过去18个月中,她从来不去看电视和报纸,她不愿面对这些可怕的事情,只想专心训练。

  叙利亚代表团内有着不同的政治立场,有的支持政府军,有的支持反对派,但这并没有阻碍他们组成一个代表团。“我不在乎这些,我们都是叙利亚人。我希望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大家仍旧是一家人。”巴彦说。

  团长哈亚塔一语道出代表团成员的心愿,“当我们离开叙利亚,我们当然希望能够带着奖牌回家,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希望我们结束了奥运的战斗回到祖国,没有人再流血了……”

  伊拉克:国内反应冷淡 运动员为理想而战

  自美军撤离后,伊拉克国内的安全局势持续恶化,爆炸、冲突事件时有发生。打开伊拉克国家通讯社站,政治和安全形势的报道几乎占满了整个屏幕。最新的一条体育是7月15日发布的,内容是伊拉克代表团启程前往伦敦的消息。体育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可见一斑。

  此次,伊拉克代表团一行29人,参加了田径、游泳、举重及拳击等项目。队中运动员大多没有教练员、队医等后勤团队,“一个人的国家队”现象实属正常。

  塔娜 拉扎克是一名短跑运动员。4年前,她脚穿一双“二手跑鞋”参加了北京奥运会;4年后,塔娜又一次出现在伦敦的百米跑道上。虽然这一次她仅以预赛最后一名的成绩冲过终点线,但她还是非常高兴,因为她创造了自己最好的成绩——11秒81。

  更令塔娜高兴的是,她在伦敦奥运会上成了伊拉克代表团的旗手。她说:“我很自豪。能举着伊拉克的旗子入场,这种感觉是什么都无法比拟的。”

  索马里:训练险酿惨剧 呼吁不抛弃不放弃

  从上世界90年代开始,索马里便处于无政府状态,干旱、疫病和战乱冲突不断。体育在这个国家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唯一的一座体育场也未能在战争中幸免,外墙和观众席上的弹痕至今还清晰可见。

  今年4月,首都摩加迪沙国家剧院发生爆炸,造成奥委会主席和足协主席当场死亡。

  由于基本没机会出国参赛,索马里只能通过国际奥委会的外卡获得一男一女两张奥运门票。18岁的法拉赫和19岁的穆罕默德成了幸运儿。

  法拉赫是索马里代表团的开幕式旗手,被誉为“最胆大的跑者”。说她大胆是因为她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最危险的街道训练。法拉赫训练时经常可以听到剧烈炮火声,可以闻到浓重的火药味。

  法拉赫还曾经因为训练险些招来杀身之祸。她说,“有一次我在街头跑步,安保人员以为我是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他警告我‘再动就开枪了’,吓得我立即就停下了脚步。”

  本届奥运会上,法拉赫在400米比赛中亮相,排名垫底。穆罕默德在男子1500米预赛中的成绩也不理想。对此,穆罕默德表现得十分淡定。他说:“我只是希望向世界展示我们也能来到这里。请世界不要放弃索马里和她的人民。”

  除了叙利亚、伊拉克和索马里,还有一些国家正在经历动荡或刚刚稳定国内局势。比如埃及、利比亚和南苏丹。他们同样是奥运赛场上的“胜者”。刚刚进行完总统选举的埃及此次派出了119人的代表团。虽然最受关注的男足负于日本止步八强,但埃及已经拿到摔跤和击剑两枚银牌。这个成绩已经足够让他们载誉而归了。

英超
旅游规划
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