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山西煤电联姻争议孱弱电厂被视作煤企盘中餐

发布时间:2019-11-10 21:21:23 编辑:笔名

山西煤电联姻争议:孱弱电厂被视作煤企盘中餐

市场煤、计划电的说法,反映了煤电企业之间长期以来的恩怨与矛盾。如今,这对冤家在行政之手推动下,正走向联姻。

这种联姻,包括煤电企业的重组及一体化经营。对于煤电大省的山西来说,这成为从输煤大省向电煤一体化转型的战略决策。但此思路是缓解煤电矛盾的权宜之计,还是解开煤电纠结的根本之策?

煤电联营加速

持续数月的惨淡行情,并未阻止山西煤企收购电厂的步伐。眼下的山西,煤吃电的大戏,正在接连上演。

继大同煤业重组五大电力集团旗下的漳泽电力后,山西另一大型煤炭国企山西焦煤旗下的西山煤电集团,也于5月底与华电山西能源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正式托管武乡和信发电有限公司,负责该电厂的安全生产和经营管理等各项工作。分管副省长任润厚出席了当天的签约仪式。

又一起煤吃电的鲜活例子。在得知西山煤电正式托管武乡和信电厂的消息后,山西一位煤企人士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按照西山煤电的说法,此前双方在煤炭购销方面保持的良好合作关系,是促进此次签约的重要因素。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受困于市场煤的武乡电厂曾长期亏损,此番托管,实属自保。

零资产转让的托管模式,亦创造了央企与地方企业的合作新模式,更被视为山西煤电一体化经营的示范案例。托管后,西山煤电集团电力装机容量已由200万千瓦一跃提升到320万千瓦。

在山西,煤吃电的案例不只发生在本土煤企身上。5月上旬,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提出向中煤平朔公司出让60万千瓦发电机组权益,来获得长期稳定的电煤供应。双方具体合作意向为,太原第二热电厂关停原来的3台2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在平朔矿区扶持260万千瓦或435万千瓦矸石电厂,并委托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运行。中煤平朔公司则向大唐山西分公司持久供给质优价廉的电煤。尽管合作尚未最终确定,但二电厂目前已经享受到了400元/吨左右的低价电煤待遇。

据《第一财经》了解,此类煤企收购电厂的案例,在山西并不在少数。除了电厂自身亏损,渴望被收编外,山西官方在此项工作中亦出力不少。

今年年初,原山西煤销集团董事长刘建中,任职山西国际电力集团董事长,此举被山西省委组织部称作是在煤电一体化战略背景下,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做出的决定。

在刘建中就任山西国际电力董事长后,山西煤运与国际电力的重组消息就开始传出。据一内部人士透露,双方的重组事项还在进行中。

政府推手

煤与电之于山西,就像手心和手背,但两者之间的矛盾也曾让山西官方头疼不已。

贵为煤炭大省的山西,煤炭产业链却非常短,基本只到卖煤这个环节。延长煤炭产业链,实现其利益最大化,也是近年来山西省政府力推的政策。

按照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的说法,山西的煤炭产业循环发展就要吃干榨尽,要以煤为基、以煤兴产、以煤兴业、多元发展,全循环、上高端、多联产。

2010年,山西完成了《山西煤电基地外送电规划研究》,提出通过晋北、晋中和晋东三大煤电基地,进行晋电外送的初步建议,并确定了山西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加大晋电外送力度,新增5000万千瓦电力装机容量,其中外送的就占3000万千瓦。

而在山西煤改过后,即便是有着央企背景的电厂,也很难向上游控制煤炭资源。如此一来,在山西官方的支持下,当地的煤企也纷纷将目光瞄向了原本并不熟悉的电力行业,本土境内的电厂,也被山西电力业内人士视作煤企的盘中餐。

以山西焦煤为例,该集团就选择抛弃以往新建电厂的模式,计划以重组大型电力企业的方式,将年初200万千瓦的发电能力提升到1000万千瓦。

煤企收购电厂是未来的趋势,尤其是在政府的支持下,以往类似的收购肯定会越来越多。山西一煤企人士告诉。

这些收购和重组,被认为是山西正在蓄力实现从输煤大省向电煤一体化大省转变。包括五大电力集团在内的多个大型能源央企集结山西,根据五大电力集团与山西省政府签订的能源领域合作协议,十二五期间,这五大电力巨头将投资5000亿元,参与这场煤电联姻的大戏。

这场煤电一体化大戏,既被地方推崇,国家有关方面也表明了肯定态度。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颁布的《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表示,要支持具有资金、技术、管理优势的大型企业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兼并重组,鼓励煤、电、运一体化经营,促进规模化、集约化发展。

是否形成新的垄断?

煤电一体化有个大背景,就是多年来煤电之间难以协调的矛盾。煤炭可以根据市场波动抬高价格,而电价却只能被调控。因此有种说法是,火电企业利润长期被煤炭价格捆绑。

随着中国经济增速越来越快,煤电顶牛之势也愈演愈烈,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渐渐不可调和。

但是,推进、鼓励、支持煤电一体化的经营,是解决煤电矛盾的治本之策吗?

不管是山西焦煤还是同煤集团,其计划中的庞大发电能力,足以让专业的发电集团倍感压力,同时也引来了业内对其形成新垄断的担忧。

内业专家韩晓平告诉本报,目前山西省政府力推的煤电联营只是针对市场煤、计划电的权宜之计,长期来看是有碍市场公平的行为,煤企通过收购电厂后控制了上下游,就会形成新的垄断,这种垄断未来会对电力等行业的改革带来新的影响,而猛增的发电能力也会对山西的环境造成影响。

煤电联营只是国家在平衡电力产业链各环节利润不均的手段,或者是缓解当前电荒局面的无奈之举,并没有实际意义。煤炭专家李朝林也曾表示,能源行业相对特殊,该领域的产业扩张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形成多个综合能源巨头之后,反而会加重能源市场竞争的不充分性,更不利于煤电机制改革。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煤电一体化只是用煤炭行业的利润来弥补火电行业的亏损,并没有涉及到电价改革问题,也没有涉及到电力的市场化问题。没有彻底的电力市场化改革,我国的煤电矛盾和电力紧张问题还将长期存在。

尽管颇受争议,但山西似乎并不打算停下步伐。据了解,由山西省经信委制定的推进煤电联营方案已上报省政府,煤企收购电厂还会得到更多的政策支持。

游戏攻略
社会
旅游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