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血帝狂尊 第158章 原来如此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5:40 编辑:笔名

血帝狂尊 第158章 原来如此

“等等,”凌炎拦住了澹台若烟,用手一指远处一片空荡荡的黑暗中,

澹台若烟顺着凌炎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在两个黑影几乎完全隐沒在黑暗的夜色下不停的变化着各种手势,

随着这两个黑影的手势变化,下方的那几团黑雾灵活的在人群中游走着,

“好隐秘的手段,你是怎么发现的,”如果不是凌炎指引方向,那两个隐沒在夜色中的黑影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不要忘了我是祭炼师,”凌炎说着从空中落到了地面,澹台若烟也跟着凌炎从空中落了下來,

“这些人先是用丹药把修者吸引到这里,然后在利用那几团黑雾吸收修者的修为,好阴险的手段,”隐沒在人群中,凌炎低声说道,

“你们修者的世界就喜欢这样的互相争斗,”

“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这一次我是真的要离开了,我还是那句话,你想要抓我等你完全恢复之后吧,不要再跟着我,不然的话……”凌炎的话沒有说话,回头看了看澹台若烟之后,转身钻进了人群,

凌炎话沒有说完,澹台若烟站在混乱的人群中冷若寒冰,一团黑雾在身边飞过扑了上來,澹台若烟身体突然暴起一层结界,

“嘭,”黑雾被结界震散,四分五裂的黑雾在人群的缝隙中很快再次恢复到原样冲向了下一个目标,

“凌炎,你休想逃走,”在凌炎哪里吃瘪的澹台若烟背后双翼爆展,猛烈扇动羽翼带起的强大气势把周围的修者一下推出去几丈远,

“这里有一名武君强者,”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一声大喊,这一下可给澹台若烟惹了大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位绝美的女子,但是澹台若烟并沒有在意这些,流光武刃带着刀剑出鞘的悦耳响声祭出直扑那些不断游走的黑雾,

“她是帝族后裔,不能让她跑了,大家一起擒下这个女人,”正在被黑雾不断蚕食的修者看出來澹台如烟的身份之后竟然放弃了抵抗黑雾转头攻向澹台若烟,

“你们这些无耻的修者,竟然不知道好歹,”澹台若烟在空中看到冲着自己一涌而來的修者,脸上依然沒有任何的表情,羽翼微微的扇动着,双手在胸前画出一个圆形的手印,

“呛啷啷……”武刃跟流光以澹台若烟为中心向着四周爆展,万仞呼啸流光穿梭,响彻了整座城,照亮了大片的天空,

惨叫声,哀嚎声在街道上此起彼伏,天空中好像下了一场血雨,夹杂着断肢碎肉被武刃抛到空中又落了下來,

一名武君大成境的强者在全力一击之下,沒有人可以抵挡,更沒有人可以幸免,当武刃的悦耳响声缓慢下來之后再看,以澹台若烟漂浮的地方为中心,成圆形几十丈之内再也沒有一个修者可以站立,

不但沒有人可以站立,连一具完整的尸体也找不到,澹台若烟目光依然空荡沒有感情的环视了一下下方,

幸免的所有修者被这道目光所摄纷纷向后躲避,再也沒有一个人上前,

“胡闹,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催动功法,这不是找死吗,”正在悄悄靠近远处那两个黑影的凌炎眉头紧皱心中暗道,虽然凌炎震惊澹台若烟的手段,但是两族相争由來已久,这是不可避免的,凌炎最担心的还是澹台若烟的伤势,

“非我族类,必当诛杀,杀了这个帝族后裔,”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大声喊道,

话音落下,所有的修者面面相窥,但是却仍然沒有一个人上前,

“鬼鬼祟祟,无用鼠辈,”澹台若烟闻声环视下方,沒有发现大喊之人,但是却发现了正在人群后面悄悄潜进來的几团黑雾,

澹台若烟也不多说,看到这几团黑雾之后,玉手一挥武刃祭出,

澹台若烟的目标是后方的黑雾并非修者,但是攻击袭击的方向在那些修者看來却是冲着人群來的,面对攻击,怒火在瞬间在每个人的心中燃起,这么多人沒有去再次攻击,对方却不但不退去反而再次出手,

“此女太狂了,我们杀了她,”

人群中一声大喊

,这一声好像火星落到干柴上一样,瞬间点燃了所有人的愤怒,就看到人群中流光闪烁武刃呼啸,一层巨大的结界在人群的头顶上形成,无数的武刃发出不同的绞杀摩擦之声冲向澹台若烟,

“无耻的修者,你们既然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面对修者们不知好歹的反噬一击,澹台若烟沒有去解释,也不想去解释,在她的印象中修者一直都是该死的,自己想要帮助他们却遭到这样的攻击,更加让澹台若烟对修者的厌恶增加到了极点,

双方功法的惊天动地的对撞爆炸声中,一道翠绿色的流光好像一道流星一样在呼啸的武刃中穿梭,声声刀剑出鞘的武刃摩擦之声在人群中响起,鲜血溅红了街道,垂死之前的哀鸣声划破了天际,人们好像感觉一下进入了修罗地狱一样无处躲藏,

修者们做出來的任何防御此时都好像一张纸一样沒有任何作用,

战斗再一次停了下來,翠绿色流光一阵旋风一样在空中停了下來,所有幸存的修者都恐惧的睁大眼睛看着空中这个绝美的女孩,

“吧嗒,吧嗒……”几滴血线从空中掉落砸在地面上好像小溪流一样的鲜血中发出水滴落水的声音,再看澹台若烟,脸色苍白,嘴角的鲜血不受控制的从空中落下,

“决不能让这个女人离开,现在她受伤了,我们只需要再一轮的攻击一定可以将她拿下,”

“杀了她……”

听到下方的话,澹台若烟略显痛苦的凄美脸颊上依然沒有任何的表情,甚至看不出愤怒,只是平淡的扫视了一眼下方的修者,武刃再次平地而起,

“快跑啊,这个帝族后裔又要攻击了,”

有人带头,就会有人跟随,所有人在澹台如烟的武刃激起的时候纷纷向后退去,

“噗……”武刃已经形成,但是却沒有跟修者们想的那样再次陷入修罗地狱,就见空中的澹台若烟猛然一张嘴喷出大口的鲜血,身边的武刃瞬间消失,羽翼上的光滑迅速的暗淡,整个人从空中坠落下來,

“此时不动手等待何时,杀了她,”

一名修者功法祭出,从人群中高高跃起直奔澹台若烟,

就在这名修者奔向澹台如烟的时候,连成一片的冰裂之声突然被一侧响起,一个血红的巨大拳头神出鬼沒的横在了这个修者的正前方,

武刃跟血红的拳头功法猛烈的对撞在一起,这名修者的手臂上立刻传來骨头碎裂的声音,身体也翻着跟头向后飞去,

“哗玲玲……”色彩斑斓的光芒抱住了正在下坠的澹台若烟从新升空,所有人都被这惊艳的一幕惊呆,纷纷抬头看去,

“你们这群人还真的是不知好歹,她出手帮助你们,你们却恩将仇报,”色彩斑斓的光滑落尽之后,凌炎手臂环在已经不省人事的澹台若烟腰肢间说道,

凌炎的声音不大,好像害怕惊扰到怀里的澹台若烟,凌炎拿出一颗丹药放到了澹台若烟微微张开的嘴里,然后利用功法的牵引着送到了对方的腹中,

突然出现的凌炎让所有人有些措不及防,当看明白凌炎是修者而不是帝族后裔之后,人群中传來各种疑惑声,

“你是何人,既然你也是修者,为什么要帮帝族后裔,”一名中年修者装着胆子大声问道,

“你不配跟我讲话,你们回头看看,在你们的身后是什么,”凌炎一边用神识查看着怀中的澹台若烟一边冷冷的说道,

“你这种计量以为能骗到我们吗,既然你帮助帝族后裔,那你就是修者叛徒,大家不要听他胡说,一起上,把这两个人全部擒下,”刚才被凌炎击飞的那名修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丝毫看不出有受伤的迹象,再一次來到人群的前方指着凌炎大声说道,

那一击就算是对方不死也不可能这样毫发无伤,凌炎用怪异的眼神看向这名修者,这名修者用一个大大的黑布罩面,根本看不到对方的样子,

这个奇怪的情况立刻引起了凌炎的警觉,手臂牢牢的抱着澹台若烟,把所有的目光全部锁定到这个修者身上,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你就是修者的叛徒,今天你绝对跑不掉,”这名修者面对凌炎沒有一点退缩,并沒有因为刚才的一战对凌炎产生任何的畏惧,

“呵呵,原來如此,”凌炎呵呵一笑的说话的时候,谁也沒有发现,一个跟凌炎一模一样的影子从这名修者的身旁飞回到了凌炎的体内,

“既然你认为我是叛徒,那我就再告诉你一点让你更加仇视我的事情吧,”凌炎一边说着,左手的掌心已经腾起一团炽热的火焰:“我不但是叛徒,而且还是一个你们人人厌恶的杂种,但是有一点你说错了,我沒想跑,而你,今天必须要死在这里,”

“嘭……”凌炎的话音未落,掌心上的火焰突然暴涨,一团巨大的火球凭空而起从凌炎的手上飞了起來,

“祭炼师,”

“他是祭炼师,得罪了祭炼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快走,”

有人看到凌炎的火焰调头就跑,逃跑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会产生连锁反应,很快所有的修者就呼啦一声纷纷调头而逃,

但是他们并沒有跑出多远,因为在他们的后方一道黑雾形成的屏障早已经隔断了他们的退路,

赣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南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宜昌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赣州妇科
南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