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笔尖重要情报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9:13 编辑:笔名

大强和二蛋是两个姨表弟,大强姓刘,二蛋姓郑。俩兄弟因为只相差一岁,所以在表面上看,根本就分不出谁大谁小,俩人从小就一块顽皮、一起打架、一起上学、逃学。除了回家睡觉几乎是形影不离,大强比较憨厚,二蛋鬼点子多脑袋灵活,渐渐的两人都长成大小伙子了,还是无所事事。  这些年兄弟俩唯一做的正事就是:认识了为数不多的一些字,拜了个在此隐居的武林高手刘师傅尽心习武。经过近十多年的磨练,兄弟俩的武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按现在的话说兄弟俩的水平完全可以独闯江湖了。  其实,刚开始两家大人都不同意哥俩拜师习武,怕他们哥俩打仗伤人,想让他们好好读书学习。可兄弟俩根本就不爱读书,也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当时只是想到乱世习武可以防身,不受怀人的欺负,没办法两家的大人只好顺了他们。   岂料刘师傅年纪已高,染上一场伤寒没几日就撒手人寰。师傅无儿无女,好在有俩徒弟,在双方家长的帮助下圆满的料理了师傅的后世,也算不枉师徒一场。    一日,哥俩习完武,又开始了闲聊。弟弟二蛋说:强哥,你看我们整天无所事事,除了父母根本就没人愿意管我们,什么时候是头啊!  二蛋说完叹息的摇摇头。大强一想二蛋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可怎么办呢?我们要是能加入什么组织就好了。可我们上哪去找组织呢?想到这,大强说:蛋弟啊!你以后要多留点心,你看那儿人多你就去听听声,兴许我们就能入上什么组织。二蛋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组织一词大强他们常听师傅在世时提起过,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真正含义。他们认为只要有人管,就一定是组织。    这俩兄弟的家,坐落在山东德州县城外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这里离德州县城足有七十多里路,去趟县城几乎要走一小天。整个村子只有五十多户人家,以农耕为主,每年秋天去城里卖点粮食,再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回来,几十年来竟也相安无事。  之所以在这乱世之中比较平静,主要是因为交通不便,各类信息比较封闭,对外边的世界基本不大了解,只是师傅经常给他们讲一些以前的外面世界。现在所有的离奇事,都是靠偶尔外出回来的人讲给大家听。比如日本人占领了东北,奉天成立了满州国,日本正在继续往南推进等等……    一九三六年的秋天,二蛋要和父亲去德州县城里卖粮食,再到城里住的姑姑家看看,每年都是年长的哥哥和父亲一起去,今年哥哥结婚成家立业了,这回终于有了一次能和父亲出趟远门的机会。  到了城里很快就卖完了粮食,二蛋看到了城里和乡下相差的太悬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德州县城,把二蛋看得眼花缭乱……  二蛋随父亲到了姑姑家,急着和姑姑闲聊了几句之后,就趁俩大人唠嗑的时候溜出了房门,独自向门外跑去,来到了大街上。  在二蛋的记忆中,儿时也曾随父亲进过几次城,终因年龄太小城里的印象还不是很清楚。但这次二蛋长大了,映入眼帘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好奇,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进县城的另一个使命,到人多的地方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好事,也为自己和强哥的未来找个好出路。    闲逛的二蛋突然发现街上竟有不少背枪的大兵聚集在一起,在这些大兵的周围还有不少围观的人群,二蛋随后也走了过去。  只见里面有两张桌子,其中两个大兵那个本在记着什么。二蛋刚走向前,其中就有人问道,挤什么挤你想当兵吗?一听这话二蛋本能的停住了脚步想要后退。因为老人常讲: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捻钉。二蛋刚要回身往回挤的时候,一位戴着眼镜的人挡在了他的前面说:兄弟,看你这身板,正是当兵的料怎么还往后挤啊!  二蛋说:我不想当兵。  哪位当兵的人又说道:这年头当兵也好啊,有吃、有住、还有人管,不然在外面饥一顿、饱一顿的,怎么也比外面强啊!  当兵不自由吗?怎么还总有人管吗?二蛋一脸茫然的问道。  那人笑了笑说:当兵是自由,可那也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啊!  二蛋对纪律二字不感兴趣,一听对方是有组织的人,立马就来了精神,随即问道:当兵就是加入组织了吗?  对啊!我们是正规的中国国民党正规军,就是国民党正规的各级组织在管你。戴眼镜的人随口答到。  二蛋以前在家也听师傅说过国民党这个词,虽然还不了解,总算是正规的部队,所以二蛋对戴眼镜的人激动地说:那好,我先报名,晚几天再来行吗?  为什么还要再等几天?那位戴眼镜的人问道。  二蛋说:我还有个哥哥大强,我俩约好无论干什么都要在一起。  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县城,要到更大的城市去,在这招够兵我们就走,最多三天时间。  二蛋想了想说:我先把我哥俩名报上,我今天就回去找我哥去,行吗?  那人嘱咐二蛋道:那你快去快回,我们只在这呆三天时间,就三天啊!  二蛋听完撒腿就向姑姑家跑去。    二蛋快到姑姑家门口的时候,他想,如果贸然地和父亲说要去当兵的事,父亲准不同意,这事必须先绕弯撒谎。  二蛋回来后,一直装得若无其事一样在姑姑家住了一宿,期间去了好几次厕所。本来父亲打算住几天再回去,可二蛋非说喝城里的水肚子疼,非要现在就回去,没办法,父亲只好让二蛋先回乡下。  二蛋连跑带颠的在太阳没有落山之前跑回了村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大强把他在县城里报名当兵的事学了一遍。大蛋一听也很兴奋,但转念一想,两家大人过惯了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日子,根本就不会同意他俩当兵。哥俩最后商议,离二蛋和人家商定的日期只有一天了,如果商量通两家大人,时间根本就来不及,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先偷着跑出去,等在外面落脚以后再回来报平安。  第二天,天刚放亮。哥俩各自给家留了一封信压在了枕头底下,在昨天约好的地方俩人匆忙的上路了。  由于哥俩经常在一起早出晚归,对俩人的离去大人根本就没在意,等到想起找他们哥俩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了。  他们哥俩在当天的下午就到了德州县城,很顺利的找到了招兵的地方。就在哥俩入伍的第二天,新兵便随队伍开到了六朝古都—南京,从此,哥俩开始了正规的军旅生涯。     一九三六年,国民党统治下的乱世中国可谓是山河破碎,国弊民穷,日寇的铁蹄正在肆无忌惮的践踏着中华大地,当时的淞沪会战刚刚结束,日寇又开始贪婪的窥视下一个军事打击目标:六朝古都——南京。  古老的南京城里驻扎着国民党的几支部队,同时还有一些日本间谍、汪伪特务、共产党的地下谍报人员在此活动。     新兵经过短暂的训练,就被分配到各个部队,所幸的是这哥俩一同被分配在国民党的地58师32团的战斗序列,也正是南京唐生智的守城卫戍部队。二蛋先前认识的哪位戴眼镜的人是该部队一个团长的的文书陈光标。大强、二蛋入伍后他们自然而言的就成了好朋友,而南京正是陈光标的老家,三人时常陪陈文书回家打点牙祭。  这一日,这哥仨像往常一样往陈光标的家走去,刚走到家门口,就见平日紧锁的大门四敞大开,里面几个当兵的人正在四处乱搜。  突然,在屋内传来几声女子的拼命呼叫声,大强本能的向屋内闯去。只见一个当官的人解开上衣,正在把一个女子摁在床上强行非礼。大强一看被摁倒在床上的女子正是陈光彪的妹妹陈虹,急速向前飞起一脚,把正在要施暴的哪位当官的人一脚揣在了地上,那人顿时疼的满地打滚。  听到屋内的嚎叫声,其他几位当兵的人连同二蛋一同从进了屋里。  双方互相表明了身份。原来这几个人正在执行任务。奉命在这一带搜索汪伪特务,这个当官的人是国民党的一个上尉连长,此人是卫戍司令部参谋长的小舅子胡正。  大强这一脚踹断了胡正的三跟肋骨,住进了南京的陆军医院,由于胡正犯错在先,为此事没有过重处理大强,只被关了五天禁闭。而让大强和二蛋特别不满的是:胡进依仗在司令部当参谋长的姐夫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不管怎么说大强的这一脚,也在全团当中踹出了名气。    胡正他们没有搜到的两名特务,被另一只的部队在一家酒店秘密抓捕,并在其身上搜到一封绝密情报,就是日本驻南京的间谍情报机关的地址及日伪之间互相联系的密码本,为了不打草惊蛇,日本特务的这个地址被秘密的布控,监视起来了。  但风声很快就透漏了出去。没办法,只好提前出击。  几名日本特务无一人投降,最后全部被当场击毙,意想不到的是:在特务保险柜里,竟意外搜到了两张日本在满洲里731部队所属的一个细菌实验室地址的详细地图,和一份关于加紧研发、布置细菌战的重要情报。  这个实验室的具体位置,竟然藏在一个天然山洞里。这个天然山洞经过日本人的一番改造,不仅炸弹炸不着并且洞外伪装得极具隐蔽,没有图纸外人很难找到。日本人之所以把这份秘密图纸带到南京,就是想要按图模仿在南京的郊外再筹建一处这样的细菌实验室。这个间谍网的打破,直到日本战败投降这个意图也未能实现。    在南京的卫戍司令部各机关里,早就潜藏着日伪特务及共产党的地下谍报人员。日伪特务为了报复被抓、被击毙的特务,决定搞一次大的暗杀活动。  由于唐生智时常不在南京,常务工作都有其副司令吴德主持,所以他们就把暗杀目标锁定在吴德身上。  特务行动的当晚,正巧是二蛋和几位士兵当班执勤。几名特务顺利解决了两名院内的流动哨摸进了吴德的寝室,室内的两名警卫几乎同时毙命,两把枪同时指在了惊慌失措的吴德脑门上,吴夫人早就被吓得晕了过去。就在吴德性命受到千钧一发危急之际,随着搜的一声,一名特务应声倒下,另一个特务还没反应过来,另一把飞标又准确的扎在了持枪特务的手上,破窗而入的二蛋几个回合,就生擒了这个受伤的特务。  二蛋这一系列的连续动作,把这位吴司令都看傻了,半天恍不过神来。  大难不死的吴副司令,当晚就任命二蛋从今以后为自己的贴身警卫。    吴司令之所以身居南京卫戍部队的要职,主要是仰仗在国防部任高参的老丈人提携。吴司令的家眷也在南京,吴司令及夫人都是四川人,对夫人唯命是从,吃惯了川菜的吴夫人竟然对江苏的淮扬菜情有独钟,所以,吴司令特意在南京请来了一个在当地有名的淮扬菜厨师,专门为其一家人服务。  被吓出病的夫人说什么也不在南京待了,吴司令只好派人把夫人暂时送到父母家战时首都重庆。  重庆来人捎口信说:起初连惊带吓的夫人到了重庆后竟然大病不起,茶饭不进。后来在老中医的慢慢调理下,才勉强起床,就是特别思念在南京吃惯的江扬菜。  没办法的吴司令,请来了老厨师花了2跟金条换了一套江扬菜的祖传秘方,再用黄油布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准备找个可靠的人捎回重庆。    一九三七年的十二月一日,日本参谋本部正式下达占领南京的命令,十二月四日,日军逼近南京城外围,八日,日军占领南京外围阵地,已从北、东、南三面包围南京,整座南京城危在旦夕。  唐生智司令一面指挥部队抵抗,一面着手在做撤退善后的准备。于是,责成吴副司令,火速派人把在日本人哪里缴获的图纸及其他重要文件送到战时首都重庆,交给其岳父国防部的李高参。  吴司令清楚的知道这件事的份量,如此重任非二蛋不可。于是慌乱之中顺手将一个黄油布包在保险柜中拿出,命在场的黄参谋当着二蛋的面进行密封、处理,然后交给二蛋并郑重嘱托:命在,图就在。要求二蛋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图纸和这份重要情报,安全的送到重庆的国防部。  坚决完成任务,二蛋大声回答到,并向吴司令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这次任务除了强哥非要同自己一同行动外,二蛋又亲自挑选了五名士兵,组成一个代号为“曙光”的临时小组,二蛋任组长。  由于日军已把南京三面包围,白天不便行动,只有等到天黑,所以,二蛋有时间在临走时回到了团里,特意和文书陈光标见了一面,互相珍重道别后,七人等到天黑才开了一辆军用吉普车整装出发。  让二蛋完全没想到的是,司令部的另一名参谋就是汪精卫特务机构派来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卫戍区的一名特务,许多重大情报都是由这名特务送出去的。  这名潜伏在司令部的参谋,看到二蛋把情报放在了军用背包里,悄悄的溜出了司令部。  就在敌人接到了这份情报的同时,我们地下党组织也接到了这份情报。    二蛋他们这个“曙光”小队,还没出城就碰上了日本人和汪伪特务的袭击。由于是在城里,日本人不敢恋战,他们很快就在南门冲了出去,二蛋知道这次任务的份量,他心里在想这只是刚刚开始,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    包围南门的日军根本没想到会有人从这往外冲,所以曙光小队出城时,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击。但在他的身后,日伪特务的一个行动小组,始终跟在了他们的后面,伺机夺回二蛋手里的地图和那份重要情报,直至追踪到重庆也没得呈。 共 1346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炎的表现症状是什么呢
昆明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医院如何治疗女性癫痫病

上一篇:日落霞满天

下一篇:冬日杂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