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天涯征文〕金兰出轨〔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1:05 编辑:笔名
夏日的傍晚,夕阳西下了,夜雾在慢慢地升腾,似乎热得有点发慌。金兰走到场院边的空地上,抬头看看家门前那条熟悉的路。奇怪,七点多了,丈夫阿宝还没回家。这是怎么回事?
门外,己有村犬在争相叫着,似乎是这个村子还静不下来。金兰的心里有些着急。丈夫阿宝为了办一家村办小厂,已经连续往乡里走了一个多月了,他告爷爷,求奶奶的,为盖几间厂房,盖章的批复至今还没落实。她知道丈夫阿宝的火爆性子,弄不好会和乡里大吵大闹了就不好,他怕这硬汉子性急了想不开了会干出什么傻事?“哎,天这么热,看上去要下雨了。”
夏天的天气多变,天一阵闷热后就突然变脸,屋外的天空有了闪电,一阵狂风刮过,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打在屋上的瓦片上,小鼓似的响。金兰正想着自己的丈夫,见大雨溅落窗内,赶紧去关了门。“哎,这死鬼,骑着车出门,连雨衣也没带”。怎么办?如果丈夫在路上,一定是成了落汤鸡,要是有落雷怎么办?她正想着,忽然,一阵狂风又从前面袭来,把屋角的一棵大树给摇得旋转起来,只听“哗啦啦”一声,那树头便倒了下去,砸在东侧养了十多头肥猪的猪屋顶。只听到一声木头的断裂声传来。金兰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找了手电撑起一把伞,开了门就去看她每天养的猪。哎唷,猪屋顶有了一个大窟窿,大雨正往里面钻。眼见电光中的十几头肥猪缩在一角,它们也恐惧得嗷嗷直叫。
猪屋顶倒坍的声音,传到了隔壁邻居,邻居冬冬撑着雨伞走了过来,不小心和金兰撞了个满怀,金兰“喔唷”了一声,差点滑倒在地,好在有一只大手拉住了她。她定睛一看,原来是邻居冬冬。“是你?”
冬冬笑着说:“是我呀,你没事吧?”冬冬关心地问道:“婶子,你伤着没有啊?”金兰被冬冬扶着,冬冬的手紧靠着她高耸的胸脯前,她脸红得已经六神无主了。冬冬把她送进门,然后松开手,对她憨笑着说:“你没事吧?我看到你家的猪屋顶被断树砸了个大洞。”
“是的,我也看到了。”她说了声:“谢谢”。赶忙又转身拿起桌上的手机给丈夫阿宝打电话,但却怎么也拨不通,拨通了却又始终无人接听。再拨,仍然无人接听。怎么办?她怕塌了屋顶的猪屋再被风雨刮得倒塌,把里面的大肥猪们压死了可糟糕了,不禁泪流满面:“该死的,去办什么厂?想懒蛤蟆吃天鹅肉,有本事哪儿不能挣钱?猪都压死了看你日常靠什么开销”?
他正在落泪,冬冬很快冒雨又把弟弟也叫来了。他们的手里提着锯子。“婶子,让我们一起帮你把倒在屋顶上的大树用锯子分段锯了吧,要不屋子很危险的。”
好的,谢谢大家!”说干就干,他们就披着雨衣拿来锯子干了起来,只听到“刷刷刷”的几下声音,断裂的树枝被锯开了。接着,冬冬和弟弟又一起端来板凳和木梯,冬冬不怕雨下得大,很快地爬上了猪屋顶。用一块大塑料布盖住了猪屋顶的空洞。经过一阵忙碌,猪屋的顶盖住了,里面不漏雨了,猪屋也不会有倒塌的危险了。
“婶子,这就好了,没关系了,等天一晴,我们就一起帮你们把猪屋顶修好,如果你家瓦片不够,我们家里堆在屋前有的是”。邻居冬冬只比丈夫阿宝小五岁,从年龄看是应该叫她为嫂子才差不多,但由于乡村里讲究辈份,金兰家辈分大,所以冬冬还要叫金兰为婶子的。冬冬对金兰帮助很大,阿宝以前在外打工,每年逢年过节才回来几天,所以家里的一些靠劳动力的事情总是得到邻居冬冬弟兄俩的帮助,特别是冬冬,帮的忙最多。可是,近来阿宝回来了,说是和一个老板签订了一份长期业务,准备自己开个小工厂加工装潢线条木材,所以一回来就天天往外跑,这些日子连家也没顾上。
“哎,在外的日子天天想他,在家的日子又天天怨他。”金兰不由叹了口气。
邻居冬冬今年三十五岁,在附近的乡办企业当电工,这是一份很吃香的工作。冬冬家的媳妇是村里的老实女人,人虽然长得一般,但很大气,阿宝不在家的时候,她还常常支持冬冬帮助金兰收麦割稻的,自己也常常一有空便会和金兰聊聊天,天南地北的。时间长了,在一起聊天时,冬冬还喜欢和金兰开开玩笑。他觉得金兰婶子人长得漂亮,也大方,很好相处,有时候他也会自言自语;“哎,天下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不知足,阿宝要是换上我,我会天天守在这个美妻子身边,钱多了有什么用,够用了就好,钱还不是身外之物?他和金兰说话最投机时,还爱窥视婶子的脸部表情,特别喜欢看她的修长身材和高高挺起的胸脯,当然这是不被金兰知道的。记得去年春节,他还心血来潮地买了一部有摄像头的手机,经常爱在树边偷偷用手机拍摄金兰在场院子里的各种走路和干活动作,如俯身在屋场井边吊水和洗碗等,并在妻子不在家时会打开手机屏幕欣赏一番,然后带了一份不由自主的幻想常常微笑。人们说,靠近四十的男人和女人生活倦了有时候容易会想入非非,这是心理变化的特点形成的。但大多人不信。
这天金兰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回家,忽听到前面路边有二个中年人在议论自己的老公阿宝办厂的事情;“嘿,这小子办厂没办成,却带着人和镇里的几个涂脂抹粉的洗脚女好上了。”
“你怎知道?”
“那天我在小镇逢雨,走进避一下雨,听到室内有女子和阿宝的笑声……”金兰听到对话声,想再听个仔细,那二个中年人见是金兰来了,就飞快地骑着车走开了。金兰听到这些朦朦胧胧的话,心里十分难过。她想:嘿,跟你阿宝吃苦不说,你还这样的不做人?你要是真的这样,我金兰也会……
当天晚上很晚很晚的时候,丈夫阿宝酒熏熏地才回到家中,金兰一闻到就很生气,她怀疑丈夫又到乡镇的洗脚店或桑拿浴室去搞女人了,面对被雨浸透的丈夫她并没原谅。唠唠叨叨地流着泪诉说阿宝的不是。按金兰的想法,一家子养点猪包个鱼塘什么的也会富起来,男人一年到头往外跑,有了钱弄得不好就会去抱抱女人,这样的事已经很多。人生一世能有多少年夫妻生活在一起?而那个该死的小厂办到现在还在盖图章,她一连责怪到天亮。她和阿宝背靠背,丈夫阿宝被她的嘀咕气得也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早晨,他一爬起来就又骑车出门走了,生气得连招呼也没打。
然而,当雨后的太阳刚刚爬上远处的树头,冬冬就带着弟弟来到了金兰门口:“婶子好。我们知道大叔办厂很不容易,他忙就让他忙去吧,我们来帮你修屋顶了。”
“太感谢了,婶子不知道拿什么来感谢你们。”
“别说了,我们干吧。”说完,冬冬就很快攀着梯子爬上了屋顶,在房顶上先把木梁加固好,又用木板皮盖着猪屋顶,然后用钉子牢牢固定,再搬上瓦片一一盖好,金兰感动得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她在屋下搬运着瓦片,汗水湿透了全身,她薄薄的丝绸短袖圆领衫,来来往往的忙,胸前的双乳也看得出来,在汗水中鲜活得像鱼似的在跳跃,她几乎是湿透了。冬冬在屋高处见了忽然心潮澎湃。
猪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很快盖好了。金兰很感激他们弟兄俩,热情相邀冬冬他们进屋喝两杯。冬冬的弟弟要去乡办企业上中班,说着就匆匆忙忙走了。冬冬也说有事要走,却被金兰拦住了。“我知道你今天是上夜班,你不能走,你帮我做了那么多的事,婶子今天一定请你喝一杯。”说着,她给丈夫阿宝又打了电话:“阿宝吗?冬冬弟兄俩帮我们把猪屋修好了。你回来陪喝一杯。”阿宝告诉金兰:“不行,我还要去工商局盖最后一个章。”他暂时回不了家。
天热,冬冬回家就在井边赤了膊冲洗了身体,然后回到家中换下了衣服。金兰怕他客气不来,就让十二岁的儿子上家门请他去。
快十一点钟的时候,金兰己很快炒了几个菜。小院里的一棵梨树和杮树下,桌上摆着土菜,红的是干菜炒肉,还有饭锅上蒸的香肠,还有干鱼,另加一盆油炸花生米,这是乡下人日常用的下酒菜,桌上还有白酒、啤酒和黄酒,任冬冬自己选择。
用水沐浴过后的金兰从屋里走出来,脚上穿着红色塑料拖鞋。粉色短裙下展示着白嫩圆柔的双腿。冬冬觉得她异样,痴傻傻地看着她。“冬冬,你喝酒吧,阿宝为办厂跑断了腿,昨天晚上我与他吵了。本想让他回来隌你喝两杯,可他今天又回不来,他不在家,总不会让你一个人喝,来吧,今天我陪你喝吧”。金兰说着便给他倒酒,冬冬只是望着金兰笑。金兰边倒酒边又对儿子说:“好儿子,你喝点橙汁和果奶了快玩去。”儿子点点头,一会儿就很快地喝了一瓶。接着又吃了一块平时爱吃的大鸡腿后就跳跳蹦蹦玩去了。
冬冬喜欢喝点白酒,金兰就喝啤酒,他和金兰两人喝着酒。真的,两个人难得在一起有喝酒机会,大家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谈兴的笑料越来越多,似乎是极有缘份似的。
“婶子,你是我们村第一美人,是一枝村花。”冬冬终于有点酒兴了口吐真话。
“你叫我婶子,听起来好像不舒服,你以后就叫我名字好了,就叫我兰兰吧。”
“那怎行,要是阿宝听到了会有什么想法,以为是我……”
“我才不怕他,这些年来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早就累死了,再说我如果平时吃不了他……嘿,婶子会说这种话。”金兰话中有话。
“好吧,就叫你兰兰。”冬冬便又站起身敬了她一杯。
金兰在这个村里当财务会计,平时工作轻松,她喜欢讲宄生活质量。
当冬冬踉跄地离开小院时,已是下午一点了,他醉态有些迷乱,金兰搀抚着送他,还顺手塞进他裤袋里二百块钱工资。就在她向他裤袋里塞钱时,她的手触碰到了裤袋底部那个硬绷绷的东西在晃动。她的脸顿时涨红了。当冬冬在门口转脸朝她笑时,她的心跳就加快了。她预计这样发展下去,在自己跟冬冬之间肯定会发生和现在不一样的故事。
两天后的一个午后,冬冬在金兰家门口探了探头问“阿宝不在家吗?”
阿宝去镇里办事了,他为办厂的事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呢。金兰在屋门口对冬冬说。
“你进来坐坐吧!”金兰把冬冬迎进门来。她忽然看到他的裤袋里鼓鼓囊囊的。“这里面是什么?”金兰看到了在想,他怎么是这样的?就在这时,冬冬从裤袋子里摸出了一条时尚连衣裙。“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兰问。”
“婶子,不,我应该叫你兰兰,那天你给二百块钱,我觉得……就……”他笑着。
“兰兰,你说这件裙子怎样?是我给你买的,希望你能喜欢。”他很认真地看着她。
金兰没有接裙子,问道:“真是你给我买的?我们婚后,阿宝可从来没有给我买过衣服裙子呢。”她有些惊奇,便拿了裙子进房间换上了身。在衣柜镜子前照着,美美地展示着有丰韵的身姿。然后,马上走到冬冬面前问道:“冬冬,你看怎么样?”
“不错,挺合身的,大小长短都对你的身材,很美的。”冬冬在她前后看着,又在她背后拉了拉飘逸的吊带。
“你能喜欢?”冬冬笑着点点头。
金兰的心里甜滋滋的。这是一条麻纱滑爽红色的格子裙。有着丝质纯棉的共同优点,易洗又凉爽,在乡村还没人穿过。金兰十分喜欢,因为穿上它,她可以是乡村中领跑时尚的人了。其实,生活逐步走向富裕的村庄,女人们平时也十分崇尚电视剧里那些美女的衣着打扮,女人们其实对美味佳淆却不是很重视,而穿着打扮是有点讲究的。如果听到“金兰是山村第一个美妇”的话。她会笑出眼泪的。
从穿上红裙子的那一刻起,她便感觉到冬冬是理解自己丰富内心世界的男人。一天,冬冬在村口遇到金兰:“兰兰好,啥时我陪你去金香渡假村去泡温泉呢?听说那儿地水才养人哩,行吗?”
金兰笑得有些含情脉脉。她回答说:“真的吗?你敢请我?那好啊。不知道你是否真心,以后等你有空闲,还是陪我去商场买衣服吧,你的审美观真的不错。”
冬冬听了,心里暗暗笑,他要了金兰的手机号码,告诉她会在手机上联络。三天后的早晨,金兰骑车送儿子上小学读书的路上,她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闪出了一条短信:“兰兰好,我们…—”路旁一棵大树上,有一只鸟对正着她叫个不停。
冬冬发在金兰手机里的短信:“亲,我的兰兰,你在中午前来小城见面吧。我在车站护城河的康桥边等…”金兰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又仔细看了一遍,然后骑车回家。她的心从来没有跳得这样厉害。她走进里屋,拿过挂在衣架上的花衣穿上,拎起小包立即奔到村外汽车站。那是国道,进城的招手车很多。她很快坐上了一辆安凱大客车。伴随滚滚车轮,她的心也随之飞到了温泉浴池,那里肯定是一处美丽的人间天堂。
有许多时候,婚姻的一方只要无视婚姻和爱的对方,不注意生活平常应有的规律,一不小心,一些错综复杂的事情就会迎面袭来。可不,冬冬和金兰就这样相逢了,他们在渡假村洗了温泉,又花钱吃了海鲜烧烤。然后在小城边缘的湖畔半岛的木屋开始休闲,这小屋就成了冬冬和金兰的自由世界。
那一刻,冬冬和金兰两人都醉入情梦中,双方痴迷得看着对方目光,瞬间燃起 ,终于,他们忘记了这是已经超越了邻居的友情,不顾出轨,两把干柴似烈火般地燃烧起来……




共 488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金兰出轨》是一篇农村题材的伦理短篇小说。小说细致入神的刻画了金兰和冬冬双方一步步走上了背离家庭和婚姻的歪曲情感,小说情节发展自然妥帖,人物形象塑造丰满,环境典当,语言质朴。可以说是一篇很耐读也很耐思的现代乡村的小说的情感剧。我想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金兰和冬冬的相好是很自然的,似乎也是很容易水到渠成的!这让读者忍不住去思考,一个家庭,一桩婚姻要如何呵护,如何去维系,才可以永远让爱保鲜?男人爱漂亮,女人爱虚荣!这似乎很符合男女各自的性情!婚姻的一方一旦给对方留有这样的余地和机会,也许就会引发婚外情!婚外情的结果会是什么?会给婚姻的另一方带来什么?会给无辜的孩子带来什么?会给家庭家族带来什么?会给社会带来什么?亲爱的读者朋友啊,请你相信,这只是小说,这只是故事,只是一个敲醒婚姻的故事!真正的爱情,有爱的婚姻一定会经得起时间和一切事件的考验!让我们每个人都享受到爱情的阳光,都享受的到幸福婚姻的春天!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都可以呵护我们的爱情和婚姻,让我们提醒幸福,呵护幸福吧!欣赏老师的小伦理小说,推荐加精共赏!感谢赐稿,祝创作愉快!【友情编辑:馨语馨愿】
1 楼 文友: 201 -11-1 14:28:44 《金兰出轨》是一篇农村题材的伦理短篇小说。小说细致入神的刻画了金兰和冬冬双方一步步走上了背离家庭和婚姻的歪曲情感,小说情节发展自然妥帖,人物形象塑造丰满,环境典当,语言质朴。可以说是一篇很耐读也很耐思的现代乡村的小说的情感剧。我想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金兰和冬冬的相好是很自然的,似乎也是很容易水到渠成的!这让读者忍不住去思考,一个家庭,一桩婚姻要如何呵护,如何去维系,才可以永远让爱保鲜?男人爱漂亮,女人爱虚荣!这似乎很符合男女各自的性情!婚姻的一方一旦给对方留有这样的余地和机会,也许就会引发婚外情!婚外情的结果会是什么?会给婚姻的另一方带来什么?会给无辜的孩子带来什么?会给家庭家族带来什么?会给社会带来什么?亲爱的读者朋友啊,请你相信,这只是小说,这只是故事,只是一个敲醒婚姻的故事!真正的爱情,有爱的婚姻一定会经得起时间和一切事件的考验!让我们每个人都享受到爱情的阳光,都享受的到幸福的婚姻春天!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都可以呵护我们的爱情和婚姻,让我们提醒幸福,呵护幸福吧!欣赏老师的小伦理小说,推荐加精欣赏!感谢赐稿,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 -11-1 14:51:55 这是一个听朋友讲的一个故事。写出来作为警钟,长鸣 感谢馨儿美按。问好!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回复  楼 文友: 201 -11-14 07:27:16 谢谢月霞点评。问好!
回复  楼 文友: 201 -11-14 07:27:17 谢谢月霞点评。问好!
4 楼 文友: 201 -11-14 10:2 :40 红杏出墙,轻易出轨,是破坏爱情和家庭的腐蚀剂,更有悖于社会伦理道德。前车为鉴,警钟长鸣,大家记取之。问候作者! 文学是生命,朋友是天地,淡泊名和利,贵在情和义。
回复4 楼 文友: 201 -11-14 11:07:19 谢谢潇男先生美评。问好!
5 楼 文友: 201 -11-15 12:1 :11 问好老师,天冷了老师出门加件衣服。老师有空和凌凌琴箫合奏一曲。
回复5 楼 文友: 201 -11-15 15:08: 4 哈哈,谢谢凌凌!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哪种好用
宝宝小便黄
婴儿流鼻血